关于传统武术实战的思考

最近在看《逝去的武林》,这本书里面讲传统武术厉害的地方大概分为如下几个方面。

一种是特技类,比如能在锅沿上耍一套拳,还有讲一些玄学的东西,比如手上不起茧子等等。这些特技真假不论,一般人肯定做不到,但是都不是讲真正跟人干架。我曾跟几位传统武术的高手交流,他们都会让我推他们,我推不动他,所以他的功夫比我高。这种东西往往有奇技淫巧的成分,或者你需要专门针对这个进行训练。还是在《逝去的武林》上,有人到李存义的国术馆表演了在锅沿上耍拳的绝活,问李存义说你行吗,李存义回答说你这个得专门练,如果比脚步快,咱们比比谁跑的快,结果比这个他就输了。

另一种是真实跟人斗的,这类描述就少很多了,印象深刻的就是丁志涛把几个人钉在地上动不了,李仲轩去某个警局把一群警察的帽子都摘了。这类故事更接近实战,但不同于西方的同等水平的搏斗,第一对手没练过,第二也是这种打斗也是类似特技的东西而不是肉搏。对方不会防备你把他帽子撸了,但是你如果冲他面门打一拳他一准会还手。

第三类就是认真的比武,好像也只有薛颠跟他的大师兄比过一次,据说非常惨烈直接给扔楼下去了。

我们发现传统武术越接近实战的时候说的越模糊。都说动起手来就得出人命,所以从来不出手。这非常符合中国传统文化,凡事讲究以和为贵,兵者不祥之器。真正的止戈为武。还有一个故事,某个戏班子的武生说了点对唐师不敬的话,弟子们当然不乐意,过去找他理论,结果对方是笑脸相迎,当场道歉认错。这件事情不是以武斗结束,而是以礼收场,这种事情只有中国存在。这就不难理解上面说的那些现象了,练武极少需要真正动手,我只要练出一些看起来厉害的绝活,这个绝活的目的不是为了真正跟人干仗,而是可以做到止戈即可。所以中国的武学,与行走江湖的奇技淫巧和佛道两家的修身养性密切关联。这样也不难理解金庸武侠里面最牛的两大武学来自少林和武当了。

当然我不反对传武可以实战,但我觉得两个来源是靠谱的。一个是从军旅流出的技能,此类武术应当最能代表武术的最高实战,因为国家力量来发展的武技基本能代表时代最高水平,但是也有个问题是这类武技多为群战设计,单打独斗不一定行,比如大枪,最好的用法是枪阵,如果旁边没有兄弟护着可能还不如大刀。另一个是民间的地主巨商,他们需要利用武力保护自己的财产,会高薪聘请民间高手,这种训练通常是单打独斗或者可以以一敌多,比如西北的鞭杆,就是过去在商道上防身之用,木棍既不违反旧时的禁铁令,也可以作为行路的工具使用,因此我认为鞭杆上还是有很多实用的技艺的。而实际上民间与土匪的交涉我认为是三分武艺,七分人情。还是上面的原因,中国人跟土匪打交道也是礼尚往来的,毕竟大家都是为了谋生,不会轻易性命相搏。《逝去的武林》上面也有一段是土匪打劫了货物之后,一个高手去找土匪要镖,大家依然是本着“礼”的原则,用银两打点的。所以民间的高手之高,武艺只需三分,七分都是靠人际关系。毕竟兔死狗烹,如果土匪绝了,保镖还有什么用,所以他们的关系很微妙。这个在保镖的江湖礼仪中可以印证,比如喊镖,喊镖就是喊我是哪家镖局的,按理说押运贵重应该不宜张扬,那么喊镖是为何。原因就是报名号,相当于跟土匪说,“我师傅是高手你惹不起”,“我这个月刚刚交了保护费”,或者说“我是你二大爷家的小舅子”,总之就是你不要过来。还有说镖不喊沧,意思是沧州这地方高手很多,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许多镖师出自沧州,大家属于竞争对手,所以要低调点避免同行拆台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